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新环保法长牙齿治霾不仅仅是环保的事情

发布时间:2019-01-12 14:42: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新《环保法》“长牙齿” 治霾不仅仅是环保的事情

2015年1月1日起,2014年4月2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表决通过的《环保法》修订草案将正式施行。《环保法》此次迎来了25年来的首次修订,且这次修法进行了四次审议才得以通过。可以说:新《环保法》是一部“长牙齿”的法律,是一部能对怨声极大的污染现象打出硬拳的法律,它提供了一系列足以改变现状并且有针对性的执法利器。

有人为这部“史上最严”的《环保法》梳理出“四大铁拳”:按日计罚上不封顶、企业违法可拘留人、监管部门问责措施严厉、加强信息公开与民众参与。相信,这样的法律严格执行起来,会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雾霾天气持续不断、水污染事件频频发生、土壤污染超标严重等等环境问题出现的几率。毕竟,新法规定的很多制度和措施,包括按日计罚、查封扣押、行政拘留都是以往所有的环保法律法规中没有出现过的。然而,雾霾的产生非常复杂,我们姑且不去详悉根源,但燃煤排放是造成雾霾的最主要原因已经无可厚非。而单单就一个北方冬季取暖的实际,就是个难解之题。没有取暖,民生问题得不到解决,而北方取暖以煤为主是一个避不开的结。

先来看看北京市是怎么解决的:“十二五”期间,北京市政府主管部门对燃煤热电厂进行了煤改气,即原来燃煤的供热电厂改为燃烧清洁的天然气供热,仅这项举措,北京市政府对燃料价差产生的电价补贴每年是90亿元以上(而刚刚调价的北京公共交通系统的财政补贴每年是300亿元),这些数字完全否定了人们的习惯思维:洁净的空气是免费的。

这个数字对于其他城市来说是无法承受的,不仅仅这一点,由于冬季天然气供气紧张,北方用气冬天是高峰,夏季是低谷,以北京为例,峰谷比例达11:1,冬季天然气重点保京津唐地区,其他城市是无法得到充足的天然气气源保障的。可想而知,仅仅北京这样取暖,北京仍旧无法避免雾霾的天气

新环保法长牙齿治霾不仅仅是环保的事情

先说说对于其他城市难以承受的天然气供热的价格问题。在我国,天然气价格施行的是倒挂制,即为了保民生,末端气价格低;而国际上是以企业输送管道气的成本进行核算,越到末端越贵。那么,在供气企业不亏损的情况下,价格倒挂到哪里去了呢?倒挂到了一二级工业用气企业那里。因此,要想实现清洁能源燃气供热,不进行财政补贴是无法实现的,而地方财政是无法承此之重的。

再看看天然气价格改革后,我们的价格情况:据测算,目前我国动力煤、石油、工业用天然气的比价关系为1:4.5:2.7;而按照国际通用方法,根据热值计算各类能源的价格比,煤炭、石油、天然气的比价关系大致为1:1.5:1.35。国外天然气大发展,必须要求天然气发电占有一定量,但是我们现在达不到,是因为气价太高,是欧洲的两倍,美国的四到五倍。由此可见,在中国要想实现天然气供热替代煤炭,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只有从国家层面进行气电价格联动,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再说说天然气供气紧张的情况,2013年全国天然气产量达1209亿立方米,其中常规天然气产量117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8%,连续3年保持在1000亿立方米以上,煤层气和页岩气也分别超过30亿立方米和2亿立方米;与此同时我们正在通过各个渠道在增产天然气,陆上、海上、常规与非常规,多样化的进口,2013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达到530亿立方米,合计1739亿立方米。而全年天然气消费量达到1676亿立方米,供需基本平衡。

从发展要保证的角度看,民用是天然气使用的大头,但从国际先进经验看,即使欧美最发达国家,人居天然气年使用量到顶峰也就150立方,以150立方算,中国13亿人也就2000亿立方;从“十三五”规划来看,2020年天然气供应4000亿立方。对于剩余的天然气的充分合理利用,只有从国家层面对天然气供热进行统筹谋划,而不仅仅是某个个别城市,才能解决处处燃煤小锅炉供暖的情况出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