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污染防治

数据造假顽疾久治不愈环境监测仍待消除距离

发布时间:2019-01-22 18:09: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数据造假顽疾久治不愈 环境监测仍待消除距离感

空气污染数值时时牵动着人们的目光,干净的水、洁净的空气成为生活品的一部分。然而,令人忧心的是,监测软件“动手脚”、空气样本作弊、人为设定污染上限……近年来部分不法企业在自动监控设施及数据上“做手脚”的现象,禁而不止,屡见不鲜。

环境监测数据是环境决策的基础。尽管有“史上最严环保法”震慑

数据造假顽疾久治不愈环境监测仍待消除距离

,但受利益驱使,企业环保数据造假的行为仍旧屡禁不止。来自权威媒体的报道消息称,在中央环保督察对18个城市展开的空气质量专项督察中发现,多地企业监控数据造假。

企业环保数据造假已成为近年来环境领域的焦点。我国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就达到1.4万多家,环保监测人员人手少、任务重,靠人工监测根本忙不过来,大量自动监控设施提供的环保监测数据至关重要。与此同时,减煤、压产能、控排放,各地纷纷出手防治污染源。治污力度加大,一些地方和企业却偏偏动起歪脑筋,有的百姓反映感受与数据“有距离”。

在此前环保部展开的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察中,就有多家企业存在数据造假的尴尬显示。据《中新社》报道,诚如石家庄市鹿泉区曲寨水泥有限公司三号窑烟气监测数据造假,擅自修改仪器参数。保定市高阳县恒阳针织染整厂监控设施不正常。临汾市隆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监控数据异常;山西华晋韩咀煤业有限公司脱硫设施简易,监控数据与实际排放情况不符;山西蒲县超腾供热有限公司无脱硝设施,监控装置故障。

“企业监测数据造假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作假手段达到污染物排放达标,以逃避监管。”环保部环境监察局督查组副组长刘伟介绍,这些企业采取的手段五花八门,有的“简单粗暴”,通过各种手段,对样品进行稀释。有的则有一定“技术含量”,例如在自动监控设施分析仪参数设置上造假,导致实际监测结果与上传数据不一致。

据公开资料,目前监测数据造假有两种主要方式:软件作假和硬件作假,通常发生在样品采集阶段、分析测量阶段和数据传输阶段。尽管监管不断升级,环保部门检测设备技术水平也在不断提升,但与之伴生的,是环保数据造假者的花样翻新,这给执法查处带来了不小的难度。

诚如造假者故意拔出采样探头,断开采样系统与设备的连接,从探头导入脱硫后烟气等手段,使自动监测设备不能采集真实样品;通过在采样管上扎孔、通入氮气,将废水采样探头放入清洁水样等手段,对样品进行稀释。安徽省环保厅环境监察局污染源与生态监察室主任田春指出,由于环境监测数据造假存在隐蔽性、瞬时性和流失性的特点,长期连续监控又受制于各种因素,因此在调查取证方面仍存在不少困难。

此外,由于认定难、取证难、程序繁琐,新环保法规定的行政拘留条款,还是难以起到很强烈的震慑作用。在河南省环境监控中心执法人员赵娜看来,由于以前长期“表现不够强势”,环保部门在执法时往往需要其他部门配合。赵娜进而指出,有些案子曾经考虑请公安提前介入,调查取证,但环保部门与公安部门的执法程序、立案标准等都不一样。

这些企业敢于铤而走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违法成本低”。在环保部处罚的相关案例中,多数处罚金额不过是几十万元,甚至是数千元。尽管有相关负责人被拘留,但多为违法行为的直接操作部门负责人,真正的违法指挥者很有可能躲在幕后,窥伺眼前的一切,或者拿管理不严作为挡箭牌,执法的力度就此被打了折扣。

如何保证数据的真实准确?众多环保资深专家建议严打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及数据弄虚作假违法行为,让“电子警察”发挥作用,环保部门进一步加强现场监督检查、加密比对频次很有必要。同时,还要将数据造假的“全产业链”,即造假行为的指挥者和实施者,造假设施的生产者和销售者,乃至有劣迹的地方环保部门都纳入处罚范围内。

显然,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环保重要性的当下,进一步严控环保数据真实性,让环境执法部门“挺直腰板”便显得尤为重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