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污染防治

东莞虎门依托服装产业成为国际商城

发布时间:2019-01-22 18:12: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东莞虎门依托服装产业成为“国际商城”

如果把上海看成整个长三角镇域经济银河环绕的中心坐标,那么在华南扮演这一角色的无疑是广州。站在“芭蕉叶”造型的广州南站,乐从、虎门这两个看似不搭边的广东传统强镇,其实相互已近在咫尺。

这种空前接近的物理距离实现不过两年,但在此之前的近二十年里,两地的历史和发展脉络已颇具共性:一个凭家具、钢铁商贸崛起,一个以服装业产业集群著称,同样起步很早、在全国具有影响力。

另一方面,这仿佛是珠三角地区早期强镇的共同宿命:两个在不同领域长期独领风骚的地区,近年来已不断面临严峻挑战

东莞虎门依托服装产业成为国际商城

面对世界市场,产业集群和资源却局限在“镇内”,乐从虎门等专业镇还能领先多久?何时彻底摆脱“镇味”变身“高富美”?

“黄金时代”惊人同步

1996年,虎门大胆举办了首届服装交易会,震惊国内业界。这一年的乐从家具业,也宣告家具专业市场面积达到一百万平方米。

在231米高的虎门黄河中心大厦顶层向外俯瞰,你很难猜测这片土地的真实身价。

佛山人很可能对眼前的氛围感到熟悉,连片的低层自建房式建筑,簇拥着略显孤单的高层建筑,两类建筑就像两股时代洪流所留下的不同痕迹。

在典型的珠三角专业镇经济模式驱动下,虎门在三十多年前率先发展,随后崛起的建筑群落留下了多个年代层层叠叠的时间烙印,同时也挤占了后来的城市空间。与此同时,惊人的财富在这里汇集,一个镇级地区就有5家五星级酒店,众多豪华外观的高层建筑倍加引人注目。

距离黄河中心大厦一公里外、虎门镇政府近在咫尺的一侧,就是一片明显有多年历史的民宅小楼。坐在虎门镇镇委委员潘继军的办公室里,就能仔细端详这些房子。但虎门闻名于世的不是城市建设水平,而是发达的服装产业。潘继军自小在当地长大,目睹了当地主城区的沧海桑田。在他看来,历史上的虎门是“先有市场,才有城市”,服装商贸发展走在城市之前。

潘继军说,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上世纪80年代初,虎门从摆地摊卖服装开始逐步走向服装制造业。上世纪90年代,虎门服装商贸继续升级。1993年,在镇政府主导下建成了“富民商业大厦”,成为虎门第一个大型专业服装市场。此后,服装商贸与制造业形成良性循环,共同为这座城市制造了众多企业主和GDP,成为发展的财源,以及城市格局的引导者。

惊人的历史巧合,足以证明乐从和虎门的缘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也是乐从家具商贸业的关键阶段,而且也是在1993年,乐从首个专业家具市场“国际家私城”成立,日后的十里家具长廊开始形成。

从这个角度来说,乐从与虎门拥有几乎同期的“黄金时代”。在1996年,虎门大胆举办了首届服装交易会,震惊国内业界。而这一年的乐从家具业,也宣告家具专业市场面积达到一百万平方米。

进入本世纪,虎门仍保持高速发展,每年无数服装从这座繁忙的城镇中运出,通过汽车、火车、汽轮走向各地。如果穿在每个人身上的服装可以算一种影响力,那么虎门的影响力早已遍及世界。

这种辉煌在2005年达到了新的顶峰。这年9月,全国首评“千强镇”,虎门居全国千强镇之首。而这一年朝气蓬勃的乐从也在千强镇中位居第32位。在评选前一年,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和中国家具协会刚刚授予乐从“中国家具商贸之都”的称号。

城镇化在当年还是新鲜概念。首届千强镇活动中,来自全国的部分千强镇政府代表与专家还参观了虎门,共同探讨中国小城镇未来发展的方向和模式。毋庸置疑,当时的虎门,就是全国镇域发展的楷模。

不过,一个微妙的转折信号随后而至。在此后2006年举办的第二届千强镇评选中,虎门的榜首位置被另一个对手夺走—江苏昆山市玉山镇。而乐从的排名,也下降至38名。不仅是这两个镇之间,在此后的几年中长三角与珠三角的镇域竞逐都越发激烈。

“产镇互动”危机四伏?

随着产业走向成熟的顶端,两地都逐渐需要正视的问题是,以镇的范畴发展商贸流通、产品设计研发,到底还可以走多远?

虎门与乐从又一次明显的同步节点是2008年。这一年,国内服装业万马齐喑,虎门服装也蒙上阴影;而在倚重海外市场的乐从,家具销售也迎来寒风。

金融危机稍显平息后的2009年底,第十四届中国虎门国际服装交易会开幕,有媒体直接打出了“交易会危机四伏”的标题。有追问官员:虎门年产服装2亿件套,产销总额为15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件套75元,附加值如此低,产业优势何在?

对此,虎门镇相关负责人回应,当地服装产业生产制造环节强,但研发环节弱,研发能力、设计水平等与国内外先进水平存在一定差距,更多依赖外来创新力量。

巧合的是,就在同年,乐从首次公布家具产业优化升级方案,正面承认“产业存在不少发展问题”。

梳理虎门和乐从的问题,与载体环境有莫大关系。尽管两地经济总量远超很多县级市,但大街小巷仍一度“镇”味十足。随着产业走向成熟,两地都逐渐需要正视的是,以镇的范畴发展商贸流通、产品设计研发,还能走多远?

事实上,乐从家具“技术水平和空间布局不能适应现代城市内在要求”的问题,在虎门同样存在。占据了众多空间的服装厂房、市场如果不能进一步提升效益,无疑将拖慢虎门城市发展的脚步。

常来往于虎门和广佛间的广告销售经理王明记得,在2007年前后,虎门还很缺现代意义的写字楼,不少企业流行在酒店长租办公,月租昂贵。

在此前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抢眼经济数据和陆续新建的新建筑,仍难掩虎门在发展规划等方面的欠缺。到2010年,虎门中心区还只有1000多个临时停车位,汽车却有12万辆,官方甚至将增加停车场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而乐从的城市发展也不尽乐观,在一些佛山本地人看来,乐从与十公里外的桂城等镇街相比,“城市建设相差十年”。家具长廊的滚滚车流,并未直接换来良好的人居环境,虽贴近佛山中心区,但乐从房价在过去几年的提升幅度令很多业主皱眉。

在镇与城之间,虎门、乐从形象模糊。而去年,广东专业镇转型升级高峰论坛乐从举行,论坛上省政府参事陈鸿宇把乐从过去的发展概括为“产镇互动”。

而正因如此,某种程度上,虎门和乐从都还正处于“产镇互动”向真正的“产城互动”过渡的阶段。

市场长高,奔向“商城”

“国际商城”的定位很大程度上是依托服装产业。一个侧面细节是,目前拥有两百多万粉丝的虎门镇经贸办官方微博,就直接采用了“虎门服装”这个名。

走进虎门富民时装城附近,来往的采购者就像乐从家具长廊上的车流般,透露着整个华南服装市场的阴晴。由富民时装城等载体构成的老一代虎门服装商圈位于虎门中心区,1平方公里内聚集着20多家服装批发市场,人流高度密集,但物业已趋近老化。

在产业与城市的结合中,商贸载体无疑是第一阵线。虎门服装坐拥全产业链,但崛起始自商贸,商贸甚至与服装并列虎门四大产业之一。2008年后,目睹过业界危机的虎门开始谋划新服装商圈,试图以市场为切口为服装业增加实力。

就在“老商圈”的约3公里外,23层高的富民服装商务中心被视为虎门服装新商圈崛起的开始。该中心不再是纯粹的专业市场,在内设一千间商铺的同时,还有约10万平方米的商务写字楼。

此后,富民服装双子城等高层综合市场载体在新商圈崛起。尽管人气一度备受质疑,但服装新商圈仍徐徐成长。而“重商”思路,从服装商圈延续到了整个虎门。同样在2009年,该镇提出要建设“滨海国际商城”。

这一设想此后逐渐成熟,并得到延续。在当时,虎门还是珠三角第一个提出打造“商城”的地区。广东财经大学教授王先庆曾表示肯定。他认为,与东莞其他镇街转型升级仍停留在制造业相比,虎门已将转型重点定位在服务业上。

明眼人不难看出,“国际商城”很大程度上是依托服装产业。一个侧面细节是,目前拥有两百多万粉丝的虎门镇经贸办官方微博,就直接采用了“虎门服装”这个名。

国际商城的定位无疑对城市提出了更高要求。2011年,投资数百亿元,涉及城市框架、总部经济、会展等领域的虎门十项重点工程宣告启动。在巨资重塑城市的背后,此时的虎门,心态和视野都已发生明显变化。在次年的一次讲话中,虎门镇相关负责人提出,虎门要“按现代化中等城市格局谋划虎门发展”。

前端之战,千亿雄心

当年抢走千强镇冠军的玉山镇、如今的昆山高新区GDP已达590亿—尽管不存在实质竞争,但来自长三角的信号仍在提示着乐从和虎门,镇域经济的持续增长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深圳这样近在咫尺的恐怖对手,既是威胁也是启示。在自由的市场选择中,流行风潮、时尚设计、创新技术等产业资源,都更倾向聚集于都市而非专业镇。这意味着,在两地的产业发展背后,镇街与都市的差异效应有可能持续扩大。

市场竞争残酷而迅猛,在成长为“现代化中等城市”前,虎门必须从产业资源上直接给出解决方案,相比产业链下游的商贸,处于前端的设计制造提升难度更大。

在虎门提出建设“国际滨海商城”同一时期的乐从,也正在寻求前端资源的聚集,成立了广东省华南家具设计研究院和家居国际创意联盟等机构。随后在2012年初,该镇明确提出发展家具创意设计产业,抢占价值链高端,向家具设计之都转型。

而虎门的动作更加急切。同年底,当地出台相关文件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围绕服装产业提出建设创意、品牌、时尚信息、电子商务等六大中心,并计划投资1.2亿元建立国家级服装创新服务中心。

对不少服装企业来说,这些词汇背后的部分资源曾遥不可及。值得一提的是,在该文件出台前几个月,一则“多家虎门企业总部出走”的,还曾引发关注,称有企业“带走了公司附加值最高的研发设计、营销等部门,唯独在莞留下了生产环节”。

这从侧面印证了虎门的巨大压力,零散的低技术含量的小企业难以承担转型重担,而大中企业则渴望新环境。

在能够公开查阅的资料中,这是其历史上最庞大的服装产业扶持规划。虎门希望力争两年内实现服装服饰产业集群年销售额超500亿元,带动东莞服装服饰产业集群年销售额超1000亿元。

不过,虎门的整体实力仍然“凶猛”。去年底问世的《2012年广东镇域经济综合发展力研究报告》中,虎门夺冠,而乐从排在第六位。

然而,与2012年虎门348亿元的GDP相比,当年抢走千强镇冠军的玉山镇、如今的昆山高新区GDP已达590亿元。尽管不存在实质竞争,但来自长三角的信号仍在提示着乐从和虎门,镇域经济的持续增长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标签: